劉野啱啱講白話

劉野啱啱由內地嚟深圳做嘢,有一日搭大巴上廣州,一坐低,隔籬嗰位先生就用白話好大聲噉同佢打招呼:“早晨!”劉野亦都用廣州話答佢:“早晨!”嗰位先生又用白話問佢:“食咗飯未吖?”劉野答:“食咗。”劉野啱啱學識幾句廣州話,驚嗰位先生再問落去自己唔識答,於是乎就對嗰位先生講:“早唞!”見嗰位先生面紅紅咁望住自己冇出聲,劉野即刻瞇埋眼詐諦休息。隔冇幾耐,嗰位拍咗一下劉野嘅膊頭,用普通話問佢:“’早唞’係乜嘢意思?”劉野卒之忍唔住笑,心諗,原來佢都只係識少少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